红颜碧水湘夫人

明歆_这是刀剑的子博:

啊啊《拥眠》的一宣来啦!求扩散求转发啦在转发和推荐和小心心里会抽一篇一期婶~以及微博转发有超好吃的荔枝甜点啊!除了图中的试阅外《不觉晓》的第一章试阅之前已经放出!总之就是…求支持求转发啦!

何然:

一期一振乙女合志一宣!

【转发此条微博,无门槛(僵尸抽奖号除外)抽取一位旁友赠送狄安娜家的荔枝洛丽塔一份!无需关注原po!只需转发!求各位老爷扩散!转发不过150我就黑箱了
【另有我们晨太太加抽一位,赠送一期婶点文一篇她的质量超高的!千万不要错过!】

※内容与制作全部写在宣图里了,烦请各位点图。
※赠品确认有烫金书签x3,可能存在【一期莓老师的车(别册附)x1】和【晨老师的车(别册附)x1】
※如果您对特典存在更多的期待,请评论告诉我们吧!立牌、挂件、什么都可以!
如您有意向购入本子!请点进投票让我们知道!

刀剑乱舞一期一振乙女合志《拥眠》印调

【staff】

主催:何然
文字:明歆 @明歆_这是刀剑的子博 /Apu. @Apu. /莓莓莓莓 @莓莓莓莓 

插图:穗 @粟田口家的麦穗 /Lan.C @石切103循环削:D /莲见 @持续载入中 
Guest:夜游 @东方夜游神 

题字:苏凝玥/芫乞
封面:四时 @鶴川 

Logo:夜游

封设:孤舟倦客 @孤舟倦客 

校对:叶清眉/三刀/长歌/在麓
排版:沈生
宣图:北空

养成记【当唐家堡小炮萝做了审神者之后的那些事】

“...金生丽水,玉出昆冈,剑号巨阙,珠称夜光...”

  

  女童幼嫩的声口和明显属于初学者的童子音一起回荡在空旷的本丸里,木质的廊檐底下,顶着银色细软发丝的付丧神少年搂抱着小老虎随着蓝衣的少女咿咿呀呀的读着那些唐国的字句

  

  “巨阙是唐国的宝刀吗?”

  

  “是剑啊,单刃为刀,双刃称剑,巨阙是中华上古的一把名剑,传说中是当时传奇的铸剑大师欧冶子铸造的,因为剑身厚重,坚硬无比,素来被称赞说是天下无双的剑”

  

  “这样的话,那五虎退是一把刀,弟兄们好像也没有能被称为剑的存在呢...很想有机会亲眼看看这把剑啊”

  

  “这把剑可不好见到啦,已经是传说了...唔说起刀剑,我记得我们是不是还有日课没有做?每天都要锻造几把刀剑?那狐狸是这么说的吧”

  

  “是,主君记得很清楚”

  

  “嘛...差点忘了,那么你记住这一段,我们就去锻刀房,放入材料之后正好去吃午饭”

  

  锻刀这事儿,诸位婶婶也都知道,这事儿说白了一看手气二看材料三看天时地利——说白了就俩字:看脸。

  

  玉娃儿的运气从来都挺不错,念叨着最好能给小退来个哥哥,如果是他炫耀过很多次的那个长兄就最好了这种话把材料交给刀匠就拉着她新鲜认定的“小师弟”去找东西吃了。

  

  身在唐门,需要频繁的外出任务,玉娃当然会照顾自己,会一些极其简单的炊食,也能将就粗糙的条件,流离战争时间里有屋住有被睡还能安生收拾点热食已经是大大的满足。但尚且年幼未出师的晚辈是不能这样将就的,小孩儿肠胃娇嫩,练武又是极耗心神和体力的事,自然缺不得鱼肉荤腥,却也不能大鱼大肉,少不了学着当初师兄师姐调养自己的法子,用些心思,尽量把饭食收拾的和软些。

  

  要是只有自己嘛,灶火里埋两个红薯或者土豆就能打发一顿饭,但现在有了小退那就不成了,只要不是出阵的日子,再简单也得有碗热汤下面片儿,再好一点,加个蛋进去。厨房里总有一只瓦罐煨炖着骨头汤,随时都能热东西,反正少吃多餐不是坏事——什么干脆利索什么来去如风,呸!带个孩子你就知道什么都是虚的。玉娃尽职尽责的扮演着小师姐的角色,一边内心吐槽着一边打发五虎退去洗手,顺手把两碗汤饼端到桌上。

  

  吃罢午饭,收了饭碗,打发五虎退去睡午觉,自己又进了锻刀房,看了一眼时间,心里盘算了一下也还等得,便就在房内盘膝打坐,闭目调息等候。

  

  等到五虎退午睡起身的时候,锻刀炉上的时间也快走到了尽头,站起身来整了整衣襟,一手护着五虎退往后退了数步,这才冲刀匠点了点头,示意可以开炉了。


【乔王/16:00】我为你拍照

共和国,我为你拍照——乔王携手的那些岁月系列报道一


在乔一帆和王杰希两位先生的家里,有一本每年都补充新的照片的相册。那是两位从那个年代走过来的共和国功臣对祖国成长,对自身状态的记录。


今年是2049年,共和国的百岁华诞,同时也是7月六日,是王杰希先生的生日。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两位曾经对中国做出过突出贡献的先生终于同意了接受本报记者的采访,向我们讲述这个相册中的故事。


“前边都是单人照,那时候我们不在一块嘛,哎咪咪别乱动……”


乔一帆先生泡茶的功夫里,王杰希,这位在中医药规范化进程上有着划时代意义的医生先张了口,随手抚摸了两下卧在腿上睡觉的白猫,指着相册头几张开了腔。


“那时候他在杭州,对,叶修那边,跟他攻关。我?我在医院嘛。那时候全息技术也没这么发达,都是照了照片传给对方。都挺忙的,差不多两三个月有这么规规矩矩一张。”


“这张是他去杭州开会的时候我们照的,在我们那时候的楼下”


乔先生不知何时泡茶回来了,见记者对出现的第一张合照很有兴趣,好脾气的接口。


“觉得叶神用人不人道,脸还臭着”,他笑。


“他就是不人道,你那时候才多大,一夜一夜的熬夜,对身体不好,我要可乐”


“杰希你胃不好——呃,也没有很不人道,就是那时候研究任务重”乔一帆先生转头安抚了一下又忘记了自己胃病的爱人,转过头来同记者解释。“大家都赶得紧…往下翻吧,这张啊,这张算是…确定关系。我第一次发论文之后,有几天假期,到北京来看他,拍的这么一张”


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仍如少年般温和的乔先生抬头看了看桌子对面的王先生,提起这件事来他们彼此都是满脸笑意,显然这段爱情对他们来讲,极美好,极重要。


那个年代里,思想还并不如今天一般平和开放,同性之间的爱情遭受责难要远远大于普通情侣。照片上的他们还年轻,并肩在花树底下站着。牵着的手。十指紧扣,目光清明坚定,好像就这么牵着对方走下去,就能走一辈子,


这一走,确实是一辈子,两位先生就这样相互搀扶着,走过了春夏秋冬,走过了人生岁月。静水流深,长情的理所当然,无可置疑。


“理由什么的,说不上来,就是再来一次,还是会这么选的感觉,就感觉王医生哪都好”



“一开始他跟我挑明是在这之前,我说这事太大,不能一时热血上头就定了。正好我们手上当时都有课题,就约定说好好想想,谁先发论文,谁就先去找谁,无论怎么样,都给对方一个实信。结果他先来了,说王医生,我想了一年,研究也做了一年,还是觉得,不后悔跟你说那句话。“


“什么话?”记者好奇的问了一声


“我爱你”,乔先生抬起头,看着王先生,慢慢的重复了一次。


“我也爱你”,王先生坦然的回视过去,回以相同的回应。


那什么……记者的眼睛有点疼,感觉自己是两

百瓦的大灯泡。今天的报道就先到此为止,两位先生的恋爱故事敬请关注下期杂志。


随刊附赠两位先生手写明信片,数目不多,欲购从速。


想哭

不是兵谏,这是死谏。
是董狐直笔,是海瑞抬棺
……
诸位义烈,气贯长虹。
盛世腰斩,热血已冷,惟愿诸位安好

【盲狙北京卷高考作文完成】纽带

写在前面的话

1:如有bug,请私信提出,作者新手,有错就改请勿人参公鸡。

2:原著人物版权属于蝴蝶蓝,ooc归我


以下正文

 序:

  

  什么是感情的纽带?什么连接起两颗心?

  

  从杭州到北京,1591公里。飞机两个小时,火车21小时

  

  一张张票据,记录下了彼此在这条路线上走过的岁月——每一步,我都在靠近你。

  

  第一张:

  

  浅蓝色的动车票,2029年,六月三十日,北京南-杭州东,实名乔一帆

  

  荣耀职业联盟第八赛季,乔一帆在微草的职业选手合同正式结束,俱乐部没有提出续约。

  

  带着“找个网吧”的戏言,小少年从豪门离开,转投当时尚是草台班子的兴欣。

  

  和北方城市相比,江南的三伏天气无疑更要让人难耐一些。小少年并不留恋过往的那座北方城市,他知道,这里才有他的未来,他在这里拼搏的每一天,都是在那条荣耀之路上,又靠近了那个身影一步。

  

  第二张

  

  印刷精美的登机牌,北京南苑机场-杭州萧山机场,乘机人王杰希

  

  这张登机牌大概最初并没有被多么重视,虽然后来有被人好好抚平保存,但时间过去太久,日期还是不可避免的模糊了。

  

  然而这个日子又何必依靠登机牌来提醒?2031年10月25日,第十赛季第八轮,兴欣主场对阵微草。

  

  这场比赛的可说之处太多,然而对于乔一帆来说,这场比赛最大的意义,莫过于小少年首次用自己的表现证明了自己。

  

  这场比赛是鬼影一寸灰这个绰号的起点,那场比赛里小少年鬼神盛宴后制造出的影子技惊四座,就那样毫无征兆的跳进了每个人的眼里,震惊了包括魔术师在内的所有人。

  

  士别三日,理当刮目相看。

  

  这样的我,是不是终究会有一天,有资格站在你身边?无论用什么名义。

  

  退场时少年投向微草队员席位的目光是什么已经难以考究,可顺着那目光看去,谁都能帮他补全目光中的含义。

  

  接下去的一厚沓略略翻去,皆是往返京杭两地的机票。就像每个励志故事那样,少年终究如愿。捧起奖杯的同时也赢得了一直仰视的前辈的回应,他们的身影终于站到了一起。

  

  微草队长和兴欣未来,微草退役队长和兴欣现任队长

  

  联赛场上的对手,国家队里先是战友再是教练与队员

  

  一寸灰比肩王不留行,乔一帆牵手王杰希,岁月流转,人影往还,故事圆满。

  

  而这些票据是最忠实的见证者,记录下了小少年如何奋不顾身的追逐那个身影,追逐着那个身影所代表所立足的至高荣耀。这份永不放弃的炽热之心,才是他们携手至今的最坚固纽带。

  

  此心若在,荣耀永不散场。

 

荡之什【二】

1:荣耀和人物归于蝴蝶蓝,ooc归我

2:民国paro,大量私设,人物会黑化,会死,雷者自动点叉,不接受撕逼,谢谢

3:本文与  花玖姝  合写,为接龙形式连文。


——


 北京人——哦,现在得叫北平了,民国十七年改的,可这名儿叫起来可是不太顺嘴,人们的口头语上还是习惯说北京城怎么样怎么样。这儿是累世的皇城,俗语叫皇城根底下,人们的讲究也多,即使现在皇帝已经不坐龙庭,还是有好多人家照着旧规矩过日子,逢节就要过节,遇年就要祭祖。但要找点别的说这些人是遗老遗少,也是不尽然,说到底也是安分守己,图个安生日月,就如同中草堂的大掌柜车前子的话一样:消消停停就是福气。

   
  说起中草堂,可是北京城有名的老字号了,街面上谁也记不清那金字牌匾是什么时候挂上去的,反正打从小时候就看着,看惯了,好像它就该永永远远在上头挂着一样。说起他们家来,就是拖鼻涕的小孩也能跟你说出他们的两样讲究:一是昼夜配方,别管是三更半夜还是逢年遇节,如有病家敲门抓药,随唤随呼,付钱取药,再没个叫不应的;二是没有拣不齐的单子,到了中草堂,绝不会有让病家满四九城寻摸一味药的事儿,要什么,都是齐齐全全的。别的诸如夏施凉茶冬舍粥,常例赠药独家秘方之类自不必言,有些个上了年纪的,宁可绕远也要在中草堂抓药看病,说是宁可费点腿啊,也图个放心,早年间医神方士谦坐堂看病的时候,排队的人能排出一条街去。 
   
  “方爷?他老人家那身子骨儿,可撑不住整天的坐堂摸脉喽,逢四逢六袁大夫来店里,那是方爷嫡传的大徒弟,您到那时候来” 
   
  车前子手心里的细麻绳利落一断,方方正正的药包推给病家,脸上带笑回了一句,看一眼太阳,趁空儿招呼二柜顶上柜台,自个儿到后头换了衣裳,把账本子贴身收了,打后门出去,自有黄包车候着,径直去了西城。 
   
  老北京城的住家有讲究,讲的是东贵西富北贫南贱,东四六条流水巷子里住的那都是体面人家,黄包车悄没声在一户人家侧门前一停,车前子打发了车钱,自有应门仆役迎进去,门又吱呀一声关死。 
   
  中草堂——或者说,微草,本家就住在这宅子里。 
   
  说到中草堂知道的不少,可说起微草来各位就有点儿陌生,微草是什么人家呢?是青帮的一支,当家王杰希排的是大字辈。 
   
  过去说洪门一大片青帮一条线,洪门讲究的是肩膀齐为弟兄,入门磕头,师父是祖师爷是老祖宗,其他人都是哥哥弟弟;青帮那不一样,家法森严,讲究个师徒如父子,摆下天地案磕头进了门,从此得给师父披麻戴孝养老送终,自个儿亲生的爹娘都得退一步。至于日常服侍左右那都不必提起,这王杰希带着自个儿的几个徒弟就住在这,中草堂就是他们家的买卖。 
   
  有人说你这啰嗦了半天,刚刚说的方爷是何许人也啊?您哪别急,小孩没娘说来话长,话得从头才说的清楚。这王杰希虽然辈分现在算是个高的,可是往上数也得有根脉不是?微草上一辈当家唤作林杰,收得两个关门弟子,一唤方士谦二唤王杰希,方士谦是个前朝世家的出身,于功名富贵上看的不大要紧,见了医书草药反倒如蜂念蜜一般,堪堪长成就有了十分的手段,报纸上夸说他医术好,称作是当世医神,如今就住在微草后院内荣养,里外都叫方爷 
 
  闲话少说,车前子随着应门小童转过两三道门,进了一道小巧的清静院落。 
 
  这院子收拾的好精致,影壁墙画的是鹤鹿同春,四角镶的是渔樵耕读。临清砖石铺甬路,水磨方砖对花墙,奇花异草般般好,翠柏苍松丹桂香,夹竹桃养就着文冠果,芙蓉木兰列两旁。丁香绣球红芍药,石竹玉簪兰草芳。金银藤子爬山虎,曲曲弯弯上满了墙。翠微微几层苔痕上阶绿,芳扑扑一架蔷薇满院香,娇滴滴千红万紫人人爱,碧沉沉一连四口养鱼缸。水晶帘动微风起,亭儿内,织屏石枕竹方床,书房门外倒有一副对,颜筋柳骨写的强,上一联“书成蕉叶文有绿”,下一联“吟道梅花字溢香”,横批上“翰墨非薄”四个字,下押一枚百枝主人的小印。 
 
刚进门来,廊下八哥就脆生生开了嗓,还没叫两声,屋里喀拉一声打起帘子来,出来一个梳着辫子的姑娘家,笑道:掌柜的来了,且请这边奉茶,方爷刚还念叨呢——这女孩儿便是微草门下的唯一女徒柳非,号作叶下红,日常在方爷这边照应。 
 
  当下迎进书房,早有天南星——微草掌管当行的掌柜在内,奉茶安座坐定,柳非便转身请了方爷来,二人起身行礼过了,便取账本,一一读过,只见好个百枝主人,不动算盘纸笔,随听随应,竟一毫不爽。期间袁柏清进来换了一次茶,就便也在下手垂手侍立。 
 
  方士谦早年间受过一次大伤,气血两亏,虽然是捡回一条命来,如今尚有些气力不加的症候,正读中间,只觉漫漫一阵昏黑上来,有些不能支持,将身体靠了椅背,闭目片刻才睁开了眼睛,两个掌柜都是用熟惯的,自从断处重新读过,一时院里房内,再无别声。 
 
  喻文州? 
 
  诸事完毕,换上热茶,闲谈中间,提起蓝雨当家带了义子北上,便是医神也少不得皱一皱眉,发放两人去了,便吩咐袁柏清:前头看你当家师叔做什么呢,若无事,教他立刻过来 
 

  王杰希却并不算无事,他在见人——见一个军人。


 @花玖姝 

无题二

注意事项,同上篇


第二章

按下前情,闲话少叙。不觉日西时分,高英杰梳洗了来见师父,只见书房里摆了一桌饭菜,上下设着两张椅子,告罪入座细看,全是从小吃惯了的些家常东西,他走了一路吃的无非路菜干粮,乍尝着这味道倒觉得很香甜,王杰希心里有事,不过略动了几筷子家做的酱菜就饭罢了。

一时饭毕,撤下碗筷送上茶来,房内再无他人,做师父的便提起话头,问些江南景色,朋友戏谑的闲话,言来语去的,逐渐说到伶伦之事,留心看他脸色。

被打着心事,高英杰一时无话。他是个老实孩子,没有抵赖的心思。当下也就把怎样阴天躲雨误入了戏楼,怎么结识了那个刚卸了妆的姑娘,怎么样相谈投契,日久生情,一一交代了出来。

话到此时,连王杰希都静住了,俗语说少女少郎,情色相当,这番情肠固然是小儿女家一团真心,只是当今之世视戏子低人一等,迷恋优伶终究于名声有碍,垂了眼瞧着地上跪着的徒弟,知道一时劝他不转,只得道:

你先歇几天,不要出外了。

一头禁住弟子,一头遣人秘地传信南方老友打问一二,雷霆阁主回信说拙荆闭关,自己不详其事,摆明了是不想掺和微草家事;倒是不知道在哪个犄角旮旯待着的叶秋,哦,现在大约得唤叶修了,传了封信来,说是儿孙自有儿孙福,莫与儿孙作远忧,大眼你闲的打听小辈风流事,不如来陪我一起卸门板端盘子。

鱼雁往返,王杰希灯下拆信也少不得笑骂一句好个叶修,他生来异瞳,左目较常人略大些许,好在与目力无碍,这么多年过来微草王不留行高居天下十绝之列,早就无人当面以此相戏,被这么突兀提起倒是勾起几分感怀。他也曾肆意悠游,掌中灭绝星辰自信单打独斗不输天下之人,却最终还是回到了这里。

星辰隐去,微草成原

他带着身后的弟子们走到如今,或者,该试着放手让那孩子自己独立面对?毕竟,微草迟早是要交到他手里的。

你还能护着他们多久?一旦离开了你坐镇,你的微草会怎么样?叶修埋在嘲讽之下有点到为止的提醒


无题【不知道取什么名字,回头再说】

1:ooc肯定有,请私信提出,作者新手,有错就改请勿人参公鸡。

2:古风背景全职同人,bg出没,有私设,有原创角色,不喜勿入

3:原著人物版权属于蝴蝶蓝

以上


第一章

香莲碧水动风凉,水动风凉夏日长。

正是炎夏时节,但凡是有些闲钱的人家,无不沉瓜浮李凿冰堆雪的纳凉,独这微草一门以医药扬名,如今的当家更是数一数二一通百通的奇才,道是少年人不宜多贪凉,就不曾摆设冰盆等物,只在湖边水榭设了桌椅,将书房移来,略取风凉而已。

此时江湖无甚大事,偶有几个慕名求医的,小弟子们便足能打发,王杰希白日完了自己的功课,便也在水榭中指点小辈。这日正看着弟子抄方子,外间报说少当家的访友归来,紧接着就进来个少年,垂髫初敛尚不胜冠,齿白唇红一团清气,一身风尘仆仆,肩头行囊未卸,正是他亲传弟子高英杰,当地要行四双八拜的礼。这孩子是他一手抚养,说得上贴心靠肉,这时看自家孩子面带疲色,嘴边的几句话就说不出来,一手挽起免了礼数,命好生回房去歇了,晚饭自着人去唤。

将人打发去讫,回头又看着弟子们抄了一回方子才命散了,少不得将那江城雷霆阁里传来的消息在心里颠倒琢磨个几次。

夏日无事时节,刀枪入库马放南山,江城雷霆阁主,人称生灵灭的肖时钦带了新婚的小夫人出门访友,旧友相见不免几杯淡酒,一时照管不到,他那位同门师妹戴夫人就拿了些江湖花边消息同女伴说笑,其中说到,微草门的少当家在江南访友期间,几次三番拜访个女伶,颇有迷恋之意

少年人知好色而慕少艾本风流小事一桩,只是微草门中现任当家,蜚声江湖的王不留行虽然于武功兵法一道素来狡计百出,华丽诡绝几至不可测,说起平日性情却堪称全江湖第一流的方正,高英杰自幼被他亲自教养,一个模子脱下来的一对师徒,这就不能不叫人惊讶。

戴娘子只道这等琐事无伤大雅—生灵灭本来也没想拿它怎么样,透露一二给闺中手帕交取笑无妨。只是流言无腿能行千里,三不知怎么流露了出去,从南国出来的几句零散闲谈,传到身在燕京的微草当家耳朵里,早就走了样子。

王杰希听说的时候正在沏茶,消息和蓝雨山庄那位剑圣的信是一前一后进的门,黄少天的信素来啰嗦的厉害,王杰希草草翻过一遍就撂给了身边侍奉的小弟子。

拿去当字帖罢,不许学了他这行文

铁画银钩剑意凛然的行楷用来写这么多废话着实浪费,也不知喻文州怎么就许了他传信,拾起茶杯来抿了一口,刚才听消息的时候手一抖放多了茶叶,苦的厉害,无论如何是喝不下去了。